手機上閱讀

第三百五十七章 暈厥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投票的結果郝員外也很滿意,看著一直的選票心里莫名的有一種欣慰的感覺,他們城西的人就是團結沒有那種要當英雄的人,懂的要明哲保身。

    既然眾人都這么的實誠,他也就沒有裝模作樣的說他本是想幫仙姑,只不過大家一直拒絕便作罷。

    他笑著道“大家和我的想法相同,我也認為兩不相幫為好是最正確的選擇。

    至于華活會不會收編了仙姑的勢力,或者是仙姑會不會恨上我們從此與我們為敵,這些都不是我們能決定的。

    只要在危險到來臨的時候,我們能一起面對今日的決定。”

    “員外說的有道理我支持你”郝員外的頭號追求者麒麟說道“員外總是如此在乎我們的意見,我們能在城西追誰員外的腳步是我們的榮幸。”

    郝員外贊賞的看了麒麟一樣,倘若是城西的人都能像他這樣子追隨自己、信任自己何愁不能將城西發展為鬼城的第一大家族啊“今日除了和大家商議這件事,還希望大家最近都不要從結界中出去。

    現在有了結界依然讓擒夢獸陰蝕之氣侵襲了進來,若是出去了外面更是危險。

    在這樣的情況下為了大家的安全,我是不會派人去救不遵守規矩的人,當然我若是在外面遇見了危險,大家也可以視若無睹。

    希望大家能夠遵守這個規定,我也是為了大家的安全著想,希望你們能夠理解。”

    “員外說的有道理,倘若是出了結界那就是自尋死路,沒必要去救他搭上跟多人的性命”貴妃端著一杯酒感嘆到,在貴妃的眼中,就算她上輩子的男人是皇上那也不比上郝員外。

    如此有擔當又為手下考慮的頭領,她還是生平僅見。

    郝員外執起了作案上的毛筆,拿在手里轉動,謙虛的說道“都說了大家是家人,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這次強硬的要求大家不能出去,我于心有愧。”

    郝員外滿臉的悔意,看得白古都想上去安慰幾分,這事明明是為了眾人的安慰著想還如此的愧疚。

    不過在白古之前已經有人爭先恐后對郝員外說道“若員外您真是個強硬之人,就會施一個我們不能出去的結界了。,現在結界只是不能進還能出去,說明員外您依然在意我們的意見。”

    “雖然如此,我還是希望大家不要出去,不過我也明白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想法,也許有的人會有非出去不可原因,我也不能阻攔,況且我只能保證甘心遵守我制定的規定人的安全,至于哪些心里有二心的人就隨他去吧。”

    郝員外之所以再三強調這件事情,是因為他覺得這次的大戰不會這樣快結束,昨日他也出去過查看了外界的局勢,看見華活如今的模樣活像一個瘋子,若是非華府的人被他給遇上了結局那就只有死。

    前幾日在喜神客棧中華活就對他出過手,他很清楚華活的修為,但昨日所見華活的修為又高了許多。

    他如今完全不是華活的對手了,不得不占避鋒芒。

    在這次會議算是圓滿的結束了,無論是投票的結果很符合他的心意,他制定的規定沒有人出來反對,城西里的居民一心跟著他,這讓他安心了不少了。

    眾人散場的時候,貍貓精又跑到了王生英的面前纏著他。

    王生英已經恢復了精神,自然不會在任由貍貓精擺布了,無奈的是貍貓精就像是一塊狗皮膏藥般。

    王生英被纏的很是無奈,怎么甩都甩不掉啊。

    白古如今對這一切都習以為常了,她相信王生英的為人之道他不會做什么越軌的事情,便當做沒有看見,眼不見心不煩。

    三人一起朝著大門走出,王生英的心理一直在思考著要怎么才能將貍貓精給甩掉,思來想去也沒有一個結果。

    不過他們三人的背后響起了白眉的聲音“二位請留步,員外有事情找你們商量。”

    白古和王生英對視一眼,這兩日他們一直在討論郝員外是不是對他們起了戒心,說不定還準備將他們趕出去。

    這次郝員外又將兩人單獨留下來,他們二人的心中有了最壞的打算。

    既然躲不過的事情他們也不逃避,便跟在白眉的身后繼續朝著會場走去。

    不過貍貓精也跟在他們三人的后面,到了門口白眉回過頭,皺眉對著貍貓精到“你跟著來干什么啊。”

    貍貓精訝了訝道“員外就沒有什么事情需要找我嗎?”

    “沒有,”白眉簡單的兩個字打破了貍貓精心中的最后一身希望。

    剁了剁腳便服氣離開了,王生英送了一口氣,總算是將她給甩掉了。

    “二位請”白眉笑著看向二人到。

    白古看著他的笑容忽然間感覺心里有點發毛,懷著坎坷的心回到了會場。

    誰知郝員外依舊不按常理出牌。

    先是讓貴妃端上了最好的酒,然后再讓貴妃將門給帶上。

    “兩位對這酒的味道可滿意。”郝員外搖晃著手里的酒杯,杯子里的酒泛起了陣陣漣漪。

    王生英訥然到“不錯,味道很好。”

    郝員外將杯里的酒一口干掉了“前幾日聽見兩位是從五弟的府上而來,所以對兩位有些誤解,請兩位不要介意。”

    方才客套了這么久此刻終于是進入正題了,白古挑眉道“你誤會我們什么了?”

    郝員外執起酒杯將杯子里的酒摻滿了“我相信你們已經看出來了,我們幾個結拜兄弟姐妹的感情并不和睦。

    我以為你們是五弟派到我這兒來監視我的,所以這幾日對兩位有些防備,還望兩位見諒。”

    “那你為何現在又不防備我們了?”白古追問到,倘若是今日不將話說清楚,日后定還會出現嫌隙。

    郝員外幽幽的嘆了一氣,誠懇的說道“因為任何人都有過去,我不應當因為過去的事情而對人產生偏見。

    說起來城主還是我的五弟,我和他的關系應該不至于連一點信任都沒有。

    來我敬二位一杯,為前幾日對兩位的怠慢賠罪。”

    郝員外將姿態放的極低,白古心中卻更是別扭了,這是必有所求才會這樣。

    王生英將面前的酒一飲而盡,“員外不必介懷。”

    “多謝兩位寬宏大度,我本應當置辦一桌酒席賠罪,但近日繁忙,等我有時間了,再好好向兩位賠罪。”郝員外繼續為執起酒壺摻滿了面前的酒杯。

    “員外何必放在心上,我和白古都不會介意的。”王生英幾杯酒下肚打了一個酒嗝。

    郝員外的確是很繁忙的樣子,王生英說了原諒他,他便對著二人拱了拱手道“我還有事要去處理先走一步了,兩位之自便,倘若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幫忙日后盡管提便可。”

    “不耽誤員外的時間了,你又事就先去處理。”王生英笑著也拱了拱手。

    兩人并沒有急著離開,白古和王生英依然待在酒館中。

    繼續幾杯酒下肚,酒壺里的酒已經快要見底了。

    白古悠然的開口“你會不會覺得郝員外完美的太不真實了?”

    “沒有啊!”在王生英眼中郝員外的丑惡面有不少,怎么都跟完美扯不上關系“你是不是對人的標準太低了。”

    “也許吧!”白古訥然,也是她的命運坎坷遇見的人總是一個比一個差,所以對人的標準很低。

    王生英將搖了搖空蕩蕩的酒壺道“救也已經喝完了,我們回去了吧!”

    兩人慢悠悠的朝著宅子而去,遠遠的便瞧見了站在他們宅子廊檐下的貍貓精了。

    正好貍貓精也瞧見了,便小跑著到了王生英的身邊到“你們終于回來了我都等了好一陣了,郝員外都與你們說什么了?”

    王生英眼神突然閃了一下,右手便捏住了貍貓精的脖子。

    貍貓精以為王生英在與他鬧著玩,笑嘻嘻的看著王生英,誰知王生英的手越握越緊,貍貓精開始掙扎起來。

    她感覺自己的生死已經掌握在了王生英的手里,倘若在不反抗脖子就要斷了。

    白古在一旁十分驚訝,輕輕喊道“王生英,你沒事吧!”

    但王生英依然專注的捏著貍貓精脖子,白古只好先將門給打開,然后回過頭說道“你想要她命也得進去再要啊!就在大街上萬一被人發現了怎么辦?”

    王生英聽見這句話,手突然松開,然后暈倒在地上。

    白古蹲在王生英旁邊,一直拍打王生英的臉頰,王生英依然沒有醒來,最后念了一咒王生英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白古見狀,將地上的貍貓精給推醒,然后搖晃著貍貓精的肩膀,“你將他怎么了?”

    貍貓精現在脖子還疼著,因為剛才暈厥過去頭腦也不是很清楚,揉著頭問道“你在說些什么?”

    白古直接將貍貓精給打得清醒過來,“我問你,為何我開了門,王生英就倒下了,我開門的時候你對他做過什么?”

    “呵!”貍貓精無奈的笑笑,“你清楚一點是他一直在傷害我,我剛才差點被他掐死,不要想著惡人先告狀。”

    “這街上沒有其他人了,你如果沒有對他做什么,那他為什么為暈過去?”白古狠狠的瞪著貍貓精。

    她的心里越來越覺得貍貓精有問題了,不然為什么會出現在他們家的外面,王生英看見她了便出了問題,如今還暈厥在了地上。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本周推薦

澳门一张牌比大小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