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上閱讀

172,全府上下都賞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或許三個小時,也或許五個小時,又或許一天”許太醫實在不知道要給四爺說多長時間才合適,那楊姑娘的脈象就是累的,他能怎么辦。

    “楊姑娘前段日子,身子本來就虛的厲害,昨天晚上又生產了整整一晚,身體這次是徹底掏空了,想來睡得時間長些。”

    許太醫說的前段時間身體虛弱,四爺是知道的,不過他現在還沒時間處理此事,他還要陪著楊綿綿醒來了。

    反正這些人都在他的王府里,還能跑了不成,總有收拾的時候,這次非得給她們一個難忘的教訓。不要以為他的人就是那么好陷害的。

    “許太醫,綿綿沒醒來之前,你就不要回宮里了。”他還是不太放心,楊綿綿一直是許太醫照顧的,四爺還是放心他的。

    “微臣知道了。一會微臣開個補氣血的方子,讓人熬了喂給楊姑娘喝,應該能醒的快點。”

    許太醫也能明白四爺的想法,便答應了。

    “哦,對了,你們以后的叫綿綿景格格了,李玉去吧皇阿瑪今天下的旨意通知全府。”李玉愕然,他怎么不知道主子爺就將楊主子升位份的旨意拿回來了。可是愕然歸愕然,他還是替楊主子高興的。

    “對了,還有就是今天爺有了長子長女,全府上下賞一個月月銀,東院賞三個月,穩婆每人賞五十兩。”四爺開心,自然讓全府都開心。

    李玉領命,不一會全府上下都知道東院那位升了格格,還是皇上賞了封號的格格。而且東院景格格生產,她們別院的奴才也有賞,怎么能不高興。

    最高興的就屬東院的奴才了,正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自家主子得了封賞,做奴才的也有面子。

    有人高興,自然有人不高興。不高興的就要數南院了。

    “賤人賤人,都是賤人。噼里啪啦”一陣怒罵聲伴隨著瓷器落地的聲音,高氏今天算是把臉丟盡了。

    被四爺指著叫滾,她從小到大都沒有被人如此辱罵過。今天竟然應為楊氏被這樣下面子。她怎么可能心平氣和。

    “側福晉,您消消氣。”許氏除了說這些,不知道還能說什么。

    “消氣,我怎么消氣,那賤人生了一個阿哥,你沒聽到啊。”最可氣的是楊氏竟然還把孩子生了。

    這時一個小丫頭站在門口,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

    “你站在那里干嘛,也是看我笑話是不是?”高氏一眼就瞧見外面的小丫頭。

    南院的奴才都知道,高氏內里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因此這個小丫頭見高氏如此生氣,更不敢說了。

    可茯苓知道,一般側福晉生氣的時候,下面的奴才是有多遠躲多遠的,今天這個來這兒,肯定是有事要說的。

    “主子息怒,這丫頭怕是有事要說。”茯苓瞪了小丫頭一眼。示意她快點說。

    高氏這才耐著火氣坐了下來。

    “稟側福晉,主子爺跟前的李玉公公剛剛來傳話說,今天主子爺有了長子長女,全府上下上一個月月銀,還說…還說…”小丫頭下面的話實在不敢說。

    聽到小丫頭說長子長女,高氏確實生氣,但是明明已經知道了也就沒有想像中那么生氣了。

    “還有什么,你這丫頭,說話怎么只說一半。”茯苓催促到。

    “還有今天皇上下旨,升楊姑娘為格格,特賜封號“景”。

    小丫頭一口氣說完,就抖抖索索的跪成一團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本周推薦

澳门一张牌比大小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