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上閱讀

133.Chapter133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回去之后, 當林磊將采購來的成果展示到大家的面前時,所有人都露出了無比興奮的神色來。即便是金萊這種養尊處優的少爺,雖然說也少逛國械中心這種場合, 但也只是觀望觀望而已,也確實還沒能有機會一次性近距離接觸到這么多高精尖的設備, 著實跟著一起振奮了一把。

    當然,其中最為引人矚目的無疑是林磊的那把名為“紅鴉”專屬軍械狙擊槍了。在完成拍賣之后, 該軍械的所屬人上就已經直接寫上了林磊的大名, 也算是確定了官方的所屬人, 正式成為了他的專有品。

    余博濤的位置同樣是狙擊手位,相比起來,給他采購來的那把pi0雖然也屬于高端的大狙,和林磊的比起來,就可以說完全是不一樣的待遇了。

    但是大家也不會有人認為是林磊采取職位的便利給自己謀求福利, 因為早一步回來的周楚隴已經清楚地給他們說明過了,這把狙擊槍可是傅先生“一廂情愿”要給林磊買下的定情信物,想拒絕都拒絕不了。

    當然,他倒是機智地對這位傅先生的身份只字未提, 一是傅澤行早就已經暗中和他打過招呼, 可即使沒有這一層提醒,作為已經在社會上摸爬滾打那么多年的資深老油條, 他本人當然也是清楚有哪些事是可以說, 又有哪些事是不可以說的。

    接下去, 便正式進入到了軍團內部的磨合階段了。

    這一回可不同于平常時候在民間私斗活動時候的小打小鬧, 可是類似于職業賽事的swlp聯賽,以前那一套完全隨心情進行的配合模式顯然并不合適。再加上又有了新成員的加入,自然是需要好好地將默契度再次提升上一波。

    于是乎,除了已經正式辭職留宿在繁星會所里潛心為軍團研發專屬軍械的周楚隴之外,其他人都回學校暫時請了一個星期的假期,準備在swlp聯賽正式開始之前狠狠地抱上一通佛腳。而這所有人之中,甚至還包括了葉冬星——她據說是不放心這樣一群大老爺們的起居飲食,自發來擔任軍團經理人的職務,來為他們妥善安排好一切的生活所需。

    對于有這樣一位大姐頭來照顧他們,一眾毫無生活經驗的未婚男性們雖然知道是醉翁不易不在酒,但也自然是表示歡迎無比,畢竟根本毫無拒絕的道理。

    林磊他們這樣積極的態度,蘇見沉自然也表示了無比歡迎,直接豪氣無比地在會所旁邊的酒店里給他們安排了幾個房間,都是寬敞無比的大床房,可以說絕對的待遇一流。

    一切準備就緒,制定好訓練計劃之后,大家就緊鑼密鼓地投入到了最后沖刺當中。

    當傅澤行再次抽空來到訓練室探班的時候,炸雞軍團的眾人剛剛結束了一整套完整的訓練項目,一個個正精疲力竭地頹倒在沙發上猛地灌著礦泉水。

    林磊聽到敲門聲一抬頭,看到人影后就豁然站了起來,但是一看旁人基本上沒有太大反應的樣子,這才想起來現在估計就他一個人知道這人的身份,于是心里不由促狹地輕笑了一聲,豁地開口道:“傅大……”

    他的第二聲拉得很長,余光瞥見傅澤行微凝的臉色,心里頓時笑得更歡了,得逞之后才慢悠悠地繼續說道:“傅大教授來了!”

    “來了。”傅澤行臉上的表情一時間沒來得及轉變,自然知道是跟前這人故意調侃,抿了下唇后自然無比地坐到旁邊,隨手就要去接林磊拿在手中的統計數據單,“訓練情況怎么樣?”

    然而他剛坐下,林磊就往旁邊走了兩步坐在了離他較遠的那個位置上,無比公事公辦地道:“回傅教授,目前我們整支軍團的默契狀況還算良好。就是夏天和胖爺因為在學校里均有不小的提升,有些超出之前的預估情況,所以后面的訓練方案需要再調整一下。”

    吳月半在旁邊聽了,一臉得意地謙虛道:“哎呀大佬你也別這么說嘛!畢竟每個人都需要成長的,我們都已經入學一段時間了,要說一點進步都沒有,那不就真的白讀了嘛!”

    奈何,他的話傅澤行顯然并沒有聽進去,所有的注意力全部留在了林磊之前無比生疏的態度上,擰了擰眉,指著旁邊的位置道:“林磊,你先坐過來說話。”

    林磊搖了搖頭,依舊無比官方地拒絕道:“那怎么可以!傅教授這樣的身份,我要是坐在你的旁邊,不是太逾越身份了嗎?現在這樣的位置就剛好,特別合適。”

    傅澤行:“…………”

    楊夏天奇怪道:“磊子,傅先生讓你坐過去就坐唄,以前不是一直都這么坐的嗎?”

    林磊擺手道:“那是之前了,現在傅教授和我是師徒,當然需要有師徒的樣子了。”

    楊夏天疑惑:“是這樣的嗎?”

    林磊反問:“不是這樣的嗎?”

    楊夏天摸了摸腦袋,總感覺好像確實是這樣,但又總覺得有哪個地方不太對勁,就不再說什么了。

    至于傅澤行,依舊沒有說話,但即便是沒有說話,整個房間的氣壓也隨著他的沉默豁地低沉了下來。

    這里異樣的氣氛,將室內其他人的注意力也都不由地吸引了過來。

    林磊當然看得出來傅澤行這會兒是真的有點不高興了,但是這人不高興是不高興,他的不高興就不是不高興嗎?

    如果就這樣弄一把狙擊槍就能有用的話,那還要警察干嘛?

    說到底,誰特喵還不是個寶寶?!

    自從知道這人身份回去之后他就越想越氣,雖然理性上知道傅澤行這種人不可能隨便就把身份信息透露給別人。雖然說最后依舊是主動展示了身份,可是一想到自己也被歸在“別人”這個行列,想想就覺得莫名不爽。

    反正,這位大人既然要這樣瞞住身份防著他,他還不如徹底保持距離來得干脆,省得人家到時候老擔心他會又多知道了什么機密,也可以避免這會兒因為壞了規矩而被回頭算總賬,這樣一來,也就你好我好大家好了。

    “那個……我給大家在旁邊的茶水間里準備了下午茶,大家訓練辛苦了,跟我一起去吃吧!”最后還是葉冬星把兩人來回看了幾圈之后反應過來,從椅子跳了起來,便招呼著眾人鬧鬧騰騰地往外面推去。

    “那我也去。”林磊無視了傅澤行的注視,也跟著站了起來。

    “團長大人你留下就好,先和我們的投資人好好談談項目問題吧!放心,你的那份我一會就給你送來!”葉冬星忙把他又一把推了回去,然后揮了揮手,干脆利落地關上了訓練室的門。

    一時間,屋內只剩下兩人,鴉雀無聲。

    “下午茶這種東西我沒什么興趣,我還是回去休息一下準備繼續訓練吧。”余博濤被推得不耐煩了,擰著眉說著,便轉身想要回去。

    還沒來到門口,卻是被葉冬星一把抓了回去,順便還被文件夾重重地拍了下腦袋。

    葉冬星一臉恨鐵不成鋼:“你是不是傻!人家明明有私房話要說,你還趕著回去做電燈泡,能不能有點眼力勁?”

    余博濤疑惑地摸了下自己被拍疼的位置:“是這樣的嗎?”

    楊夏天雖然也不是很確定,但是秉著第六感的直覺,這一回先一步接口道:“大概,應該是這樣的吧。”

    反正他之前就一直覺得傅先生對他們家磊子的態度不同常人,現在經過大姐頭的一點撥,簡直是茅塞頓開。

    原來剛才那時候感到莫名的違和感,就是出在這里啊!

    繁星會所的隔音效果畢竟不錯,中間隔了一堵墻壁,外面的對話內容沒能落入室內兩人的耳中,依舊安靜地可怕。

    傅澤行也沒有想過自己也會有耐心不足的時候,到底還是先一步開了口:“你坐過來。”

    林磊看了他一眼,轉身又坐回了之前坐著的位置,就這樣遙遙地看著他,道:“那么傅教授,請問你還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具體情況嗎?”

    他的咬字非常的清楚,語調也很是平和,儼然是一副職員對上司匯報工作時候應有的恭敬態度。

    但也正是這份恭敬,讓傅澤行感到一種說不出來的不自在,莫名不悅。

    他的十指相交地放在身前,抬眸看去:“你就必須以這樣的態度跟我說話嗎,林磊?”

    林磊感受到了他的視線,但臉上的表情沒有半點改變,仿佛早有準備地道:“必須這樣,傅教授。之前我已經認真想過了,之前是我不懂事,不知道您的真實身份,所以有了很多魯莽沖撞的地方。但現在既然已經知道了,就不應該再像原來這樣繼續下去了。我們之間,必須遵從應有的規矩,即便不能對外揭發您的身份,但也絕對需要持有正當的交流禮節。”

    傅澤行:“我覺得以前這樣就很好,沒必要改。”

    林磊朝他微笑:“但是我非常認真地認為,現在這樣才應該是正確的打開方式。”

    傅澤行:“…………”

    林磊沒等他繼續開口,就朝他禮貌地鞠了一躬,抬步朝門外走去:“既然傅教授沒有別的想問了,那我也去喝下午茶了。以后有了新的進展,再找時間向您老好好匯報,回見。”

    說完,頭也不回地真的就這樣離開了。

    整個訓練室內頓時就留下了傅澤行一個人形單影只地坐在沙發上,唯有突兀的鈴聲忽然響起,才打破了當前的這份死一般的寂靜。

    他顯然并沒有接電話的心思,但是職業的本能讓他不愿漏過任何一件可能無比重要的事情,于是,按捺下了當前的心情,還是將手機放到了耳邊:“喂?”

    然而,手機那頭傳來的卻是蘇見沉似是快要斷氣的笑聲:“我說澤行大人,你居然已經被林小子知道身份了嗎?我看你這回是真的把人家惹得夠嗆啊,沒想到有生之年里居然還有機會看到你這么吃癟的模樣,真是喜聞樂見。”

    傅澤行臉色微沉,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你在這里裝了監控?”

    蘇見沉坦然道:“那是當然,這件室內現在可是總計價值過億的設備,你說,可能不裝監控嗎?”

    傅澤行:“…………”

    蘇見沉安慰道:“行了,我知道你這也是人生以來頭一遭,我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呢,你以前做的事真的是太讓人糟心了。恕我直言,如果按照這樣繼續下去,你是真的沒辦法討男孩子喜歡的。”

    “滾!”傅澤行已經不記得自己上一次爆粗是在什么時候了,但此時此刻他確實想不到其他什么詞可以表達他對這位摯友眼下的感想,輕輕地笑了一聲,“我不需要去討誰的喜歡。”

    “那就可惜了。”光從聲音也能想象蘇見沉躺在辦公室的老板椅上,嘖嘖搖頭感慨的神情,“照現在這種情況發展下去,林磊小團長大概真很可能和你保持這樣一輩子純粹的‘上下級’革命情誼了。”

    傅澤行倒是很想去堵住這家伙的嘴,奈何一時忽然語滯,只道:“我自己會處理。”

    說完,剛準備掛斷電話,便聽蘇見沉又慢悠悠地說道:“其實呢,我這里倒是有好多本典藏版純愛經典啟蒙書籍。雖然知道你一直嫌棄得很,不過現在這種時候,還是非常仗義地來問上一句——需不需要,借你幾本啟發啟發?”

    “你的那些小黃書?”傅澤行對自己這位摯友的私人珍藏是有所知曉的,眉心微微擰了兩下,拒絕的話在嘴邊轉了兩圈后,開口道,“你在辦公室等我,我現在過去。”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本周推薦

澳门一张牌比大小诀窍